评论:钓鱼岛不是“亚洲的克里米亚”

时间:2019-11-16 责任编辑:东乡朕纹 来源:亚洲城-首页Welcome√ 点击:163 次

  新华网评:钓鱼岛不是“亚洲的克里米亚”

  近日来,一些日本高官不约而同地抛出“钓鱼岛问题和克里米亚类似”的怪论,声称“克里米亚问题也是国际社会特别是亚洲的问题,坚决不允许凭借力量改变现状,用武力挑战国际秩序”,污蔑“克里米亚给中国上了一课,解放军或立即对钓鱼岛使用武力”,试图将国际社会目光转向中国。乍一看,日本此举来势汹汹,但细一琢磨,此举纯粹是耍小聪明,根本不值一驳。

  克里米亚问题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历史、政治等多重原因,极为复杂,各方也莫衷一是,这里暂且不表。但钓鱼岛问题的历史经纬是众所周知、清晰明确的。

  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根本不是什么“亚洲的克里米亚”,日本攫取强占钓鱼岛的历史,就是其凭借明治维新后迅速膨胀的军事实力,通过发动战争占领他国领土的侵略史。日本在吞并琉球后不久便密谋侵占钓鱼岛,并在其发动的甲午战争末期将钓鱼岛秘密“编入”版图。随后,日本又迫使中国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全岛及包括钓鱼岛在内的所有附属岛屿。1972年,中日两国领导人着眼大局,就“钓鱼岛问题放一放,留待以后解决”达成谅解和共识,钓鱼岛问题一度风平浪静。但随着日本国内右倾化的抬头,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不断改变现状:比如,睁着眼睛说瞎话,否认中日存在领土问题,否认双方就搁置争议达成共识;逐渐实施以钓鱼岛为基点划定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在钓鱼岛上修建灯塔,允许右翼分子登岛,加强钓鱼岛海域“防卫力量”及举行“护岛”、“夺岛”军事演习等等。更有甚者,2012年的“购岛”闹剧,是日本祭出改变现状的最大举措,迫使中方不得不做出反应。由此可见,凭借武力改变现状的正是日本。

  日本满嘴讲的是“不允许用武力挑战国际秩序”,实际上干的却与之截然相反、完全相悖。振聋发聩的《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明确规定,中国收回日本侵占的台湾、澎湖列岛等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在国际法上业已回归中国。难道一个战败国对战胜国领土巧取豪夺的行径,还不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公然否定吗?还不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严重挑战吗?答案显而易见。

  一段时间以来,日本一系列在历史问题和领土主权争端问题上的倒行逆施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质疑。去年底日本领导人悍然参拜供奉着东方纳粹――日本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招致国际社会强烈反弹,不仅引起中国、韩国等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直接受害国人民强烈愤慨,也遭到国际社会一致谴责,这使日本在国际上大大失分、陷入被动。为消除不利影响,扭转被动局面,日本不思悔改,又频频借题发挥,将中日关系比作1914年一战爆发前德英关系,将钓鱼岛问题与“亚洲的克里米亚”作比,妄图把挑战战后国际秩序的罪责强加给中国,把中国塞进新兴大国势必挑战既有大国的套路里。事实证明,这只是日本一厢情愿,白日做梦。

  明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也是《波茨坦公告》发表70周年。日本与其歪曲历史、混淆视听,不如真正地以史为鉴,好好反省自己的侵略历史,从历史中汲取教训,坚持走和平发展之路。正如王毅部长所言,“与其拿一战前的德国来做文章,不如以二战后的德国来作榜样”。

  历史不容篡改,国际社会不容欺骗。我们奉劝日本,不要再犯“历史健忘症”,不要再在历史问题上掩耳盗铃、贼喊捉贼。只有正视历史、顺应潮流,只有承认错误、反省错误、纠正错误,才能真正取信于邻,也才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浦来宁